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站【官网】

一曲终了

时间:2019-09-02 12:16来源: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
第1天 2015-03-06 也许先要说明三点:首先,这不是一天的游记,显示的日期只是我记录的片刻;其次,我把这些我喜欢的地方尽可能地罗列得有秩序,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就近走走,但也有

第1天
2015-03-06

图片 1

也许先要说明三点:首先,这不是一天的游记,显示的日期只是我记录的片刻;其次,我把这些我喜欢的地方尽可能地罗列得有秩序,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就近走走,但也有几处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方向;最后要说明的,那就是我所爱的上海是有特定范围的,从我以下介绍的地方也许你能够明白,这是我出生、成长、工作的地方,记忆里挥之不去的便是这个上海留给我的气息,我一直以为这才是这个城市真正的底色。

跟着《繁花》看上海之皋兰路

韬奋纪念馆

阿宝十岁,邻居蓓蒂六岁。两个人从假三层爬上屋顶,瓦片温热,眼里是半个卢湾区,前面香山路,东面复兴公园,东面偏北,看见祖父独幢洋房一角,西面后方,皋兰路尼古拉斯东正教堂,三十年代俄侨建立,据说是纪念苏维埃处决的沙皇,尼古拉二世,打雷闪电阶段,阴森可惧,太阳底下,比较养眼。蓓蒂拉紧阿宝,小身体靠紧,头发飞舞。东南风一劲,听见黄浦江船鸣,圆号宽广的呜呜声,抚慰少年人胸怀。

位于上海市重庆南路205弄53、54号,是中国新闻记者、政论家和出版家邹韬奋的故居,免费参观。

——金宇澄《繁花》

图片 2

上海的四月,一年中最美的时节,空气温润适宜,梅雨将至未至,梧桐抽出新叶,嫩油油的可爱,平静了一冬的香樟开始簌簌落叶,晴灿灿的太阳将冬天的最后一丝阴寒驱散殆尽,我的思维与躯干也随之活了起来,开始执行那酝酿了几个月也沉寂了几个月的计划——追踪《繁花》中的老上海。

韬奋纪念馆

我的第一站就是在上面的那段描述中,少年阿宝与贝蒂位于皋兰路的家。

图片 3

图片 4

韬奋纪念馆

皋兰路路线手绘图

图片 5

文中出现的香山路、皋兰路及思南路同属法租界,都是老上海的“上只角”,对于这个词的理解,笼统讲来,也就是高级住宅区,它曾出现在阿宝祖父对阿宝父亲的一番评论中,阿宝祖父是一个拥有多家工厂的资本家,阿宝的父亲年少时因参加革命与资本家庭断绝了关系,但后来却仍租住在皋兰路的一座公寓中,阿宝祖父对此颇有微词,他说:“我就不懂了,人呢,还是要住在高乃依路这样的“上只角”,也就是现在的皋兰路,为什么不去蹲“下只角”呢”。

韬奋纪念馆

经过几十年的历史变迁 ,现在“上只角”与“下只角”的界限已经模糊,但依旧存在于很多老上海人的口中,如果说听到哪个人家住在例如淮海中路这样的地方,哪怕只是一座隐匿于巷弄里的,已经有些破败的,走上去吱吱嘎嘎的小房子,也依然会引起一片赞叹与羡艳,因为它所代表的与其说是雄厚的物质基础,倒不如说是一种岁月沉淀下高品味的生活方式与社会地位。

邹韬奋故居所在的弄堂叫“万宜坊”,入口宽大,房子是一幢普通的西式楼房,1930年,邹韬奋夫妇租下了此处作为寓所。1936年11月22日,国民党政府非法逮捕了邹韬奋和救国会的其他负责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君子事件”。出狱后,邹韬奋离开了万宜坊再没有回来,1944年邹韬奋病逝于上海。也许了解邹韬奋的人并不多,因为他没有大家熟知的等身的文学作品。1933年曾写过《萍踪寄语》、《萍踪忆语》4本游记随笔,可以算得上是30年代新闻性散文中少有的佳作。

(一)皋兰路与复兴公园

图片 6

图片 7

韬奋纪念馆

复兴公园门口路牌

复兴公园

皋兰路旧时又称高乃依路,以法国喜剧学家皮埃尔.高乃依的名字命名,路的东段直通复兴公园,西面到瑞金二路

复兴公园是上海唯一一座保留法国古典式风格的园林,也是近代上海中西园林文化交融的杰作。

图片 8

图片 9

皋兰路东面复兴公园

复兴公园

图片 10

图片 11

复兴公园内景

复兴公园

复兴公园面积算不上很大,却给生活在生活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土地上的人提供了一个散步休闲的好去处。一进门并没有什么惊艳的感觉,花木被修剪的得整整体体,弯曲的小路隐匿其中,小孩子在路上奔跑玩耍,花木形成一道道屏障,仿佛一个小小的迷宫。

复兴公园原是私人花园,光绪三十四年7月1日,公董局作出决定,将顾家宅花园改建为公园,并提出建设方案,由法国园艺师柏勃按法国园林特色进行设计。宣统元年6月公园建成,同年7月14日法国国庆日对外开放,时称顾家宅公园,俗称法国公园。由于公园早期主要由法国人设计施工,所以公园的整体风格和许多布局,都带有欧洲风味。最显著的特点是公园布局中轴对称,呈格子化、图案化,以花卉、树木、亭榭、山池见长。

图片 12

图片 13

公园内聊天的人们

复兴公园

沿着小路,走进公园深处,除却草坪上、 长椅上三三两两休息的人外,还可以看到成群扎堆的老市民 ,远远的就能听到热闹的说话声,我原以为他们是在打牌或下棋,走近一看,却发现仅仅是在聊天儿而已,只是聊得过于热火朝天,竟有了些争论的意味,这些中型聊天群体一般以三两个意见领袖为核心,其余十几人基本呈围观状态,偶尔会附和或反驳几句。

图片 14

地域性格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上海人仿佛是天生的辩论手,相对于我们北方人说的“能动手就别吵吵”,上海人凡事总要讲个“理”字,他们语速极快,反应机敏,不给对方留一点余地,记得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每次打车我都很惧怕跟司机师傅讲话,唯恐不小心说错一句就会被讲一番道理,但时间久了,慢慢习惯,发现偶尔争一争,论一论也是很有意思的。

复兴公园

图片 15

这里的花坛采用下沉式,即沉床园,利用地面高差使人们的视点抬高,能更好地俯视花坛整体的效果,为公园的一大特点。公园里的假山区、荷花池则带着中国园林的特点。而马恩雕像广场建于80年代,如今也成为公园的一大景观。

复兴公园门口皋兰路

图片 16

从复兴公园出来,直通出去,就是皋兰路,皋兰路是一条很短小的路,步行走大概六七分钟的样子,路两旁多是些小洋楼,虽没有思南路上的独栋洋房那般精致大气,但掩映在高大梧桐的影影绰绰下,倒平添了几分岁月静好的意味。我慢悠悠的走着,眼睛不放过每一个屋顶,心想不知道哪个才是阿宝与贝蒂感受到的瓦片温热。

复兴公园

图片 17

图片 18

皋兰路街景

复兴公园

图片 19

儿时的记忆里,对复兴公园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这里的电马游戏场。那时在公园的一角设有旋转式电动马,建于60年代,是上海公园中最早的大型儿童游乐设施,在那旋转电马上,留下了我多少童年、少年的记忆:记得和爸爸妈妈、弟弟一起在这乐此不疲地一圈又一圈地骑,灿烂的笑声印在了岁月的流年里;也记得和同学玩伴一起在这里沉迷,用仅有的零花钱过着这似乎永远过不完的瘾,少年时代的友情和着旋转的空间紧紧地串在了一起,分也分不开……后来大约是在90年代初的时候,电马被拆除,那时我大学毕业工作不久,似乎也带走了我青春岁月的片段……

皋兰路街景

图片 20

图片 21

复兴公园

皋兰路街景

香山路

 (二)香山路与孙中山故居

一条极短的小马路,但却幽静而雅致。

皋兰路出来往南走就是香山路,香山路东面尽头是孙中山纪念馆,我过去的时候已是傍晚,已到闭馆时间,因此没能进去参观,只是在路上拍了两张街景。

图片 22

图片 23

香山路

孙中山故居

图片 24

图片 25

香山路

香山路街景

图片 26

 (三)南昌路与建国中路

香山路

如果说皋兰路、香山路与思南路是一次有目的观光,那南昌路与建国中路就是一场意外的惊喜之旅。在这两条街道上我真正感受到了空间与历史的交合,仿佛自己真的走在了六十多年前阿宝他们走过的路。

也许这条路对很多人而言没有任何的意义,但于我却牵肠挂肚,因为这是我的地盘。香山路16号,是我的家。我出生在这里,并且整个学生时代、青年时代都在这儿渡过,直到结婚才离开。第一张图片里那幢新式里弄洋房的二楼、三楼便是我的家。后来上学了,便去了皋兰路的二中心小学,中学六年则去了瑞金路淮海路的向明中学,大学才暂时离开了这个区域。每天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这儿的味道和气息深深积淀在了我的血脉之中,这也是我喜欢这里,把这里当作上海的全部的理由之一。

图片 27

图片 28

南昌路居民小区

香山路

图片 29

图片 30

南昌路居民小区

香山路

图片 31

短短的香山路上,有着诸多的保护建筑,也居住过许多名人学者,如原国民党的立法院长孙科、共产党高官胡厥文等,还有左图中这幢楼,是当代散文家赵丽宏曾经居住的地方。两千年后,香山路上还陆续开出了一家家小型的咖啡吧,但只是那么静静的,少有喧哗,只有喜欢这条路的人才会走进去,才会发现这里隐秘而雅致的所在。

南昌路居民小区

图片 32

我是追着一只白色的小猫闯进了南昌路的这个小区,小猫最终也没追上,却被小区的环境深深吸引。对比思南路的严重商业化,这里多了些温馨的市井烟火,小区入口处有个小菜摊,几个老居民讲上海话讨论着小菜的价格,不远处一个阿姨拿着一根木棒“梆梆”地敲打着晾晒了一天的被子,这里的建筑已经老化,门上的油漆也斑驳脱落,上百年的风雨侵蚀让这些老洋房越发有味道,站在外面可以听到楼内洗菜生声、碗盘碰撞声及主妇的咳嗽声,我愣愣地盯着其中一扇窗看了好一会儿,仿佛在等什么人探出头来一般。一个烫着头发,穿着睡衣的阿姨从我身边走过,眼神里有些警惕,我看了她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开了。

香山路

图片 33

图片 34

建国中路

香山路

图片 35

图片 36

建国中路

香山路

图片 37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建国中路

位于香山路7号,中、小学生团体可以免费参观,离退休干部、现役军人免费。

从南昌路回到思南路主干道,顺着向南走到泰康路交界,就是大名鼎鼎的田子坊旅游区了,我想来都来了,不妨去看看,却跟随着人流转得七荤八素,里面游人太多,我看到一个出口便马上逃了出来,打算回到思南路再稍微转转就乘地铁离开,不料,在走了几十米后却发现了一条十分幽静的小路,看标牌写着是建国中路,我毫不犹豫地拐了进去,脑袋里的熙熙攘攘瞬间四散而逃,路上除了几个抱着相机拍照的人,剩下的只有细碎的阳光和啾啾鸟鸣。

图片 38

    (四)思南路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相比较皋兰路,香山路等,思南路算是一条主干道,旧时称马斯南路,是为了纪念法国音乐家马思南而命名,解放后改名为思南路。思南路上座落着很多名人故居,例如周公馆、梅兰芳故居等,对历史人文以及城市建筑感兴趣的人值得一游。

图片 39

图片 40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思南路与复兴路交界

其实就在香山路的尽头,有一个值得一看的地方——孙中山故居。这是中山先生生前在上海最后居住的寓所,他的《孙文学说》、《实业计划》和《民权初步》等重要著作,都是在这里完成的。孙中山虽曾20多次来到上海,但长期没有固定寓所。1918年,四位加拿大归国华侨从原准备在沪开化妆品厂的股本中抽出一笔钱,买下了莫利哀路29号的住宅送给孙中山。于是从1920年1月直至1924年11月北上,他们夫妇俩一直居住在此。

思南路上游人如织 ,景点颇多,但我并没在这条路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因为它已经严重商业化,老上海的生活气息在这里已经难以捕捉,号称由50多座保留完整好的花园洋房组成的思南公馆里遍布高档餐厅,馆内人声鼎沸,音乐繁杂交织,我进去稍微溜达了一圈就出来了,本想去周公馆看一看,无奈当天正在修缮,只能作罢。

图片 41

图片 42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思南路街景

古董花园

图片 43

思南路44号甲,极有味道的一家咖啡馆

思南公馆一角

从香山路走到思南路左拐,便是这家别有意趣的咖啡馆。不过古董花园的咖啡却不是主要的,它是以经营古董家具为主,客人在欣赏或购物家具的同时,可以点上一杯咖啡及点心,慢慢地沉浸其中。不过在我看来,现在喝咖啡早已经成了古董花园的主要内容。我曾在这买过一枚复古的胸针,爱到了极点,不过价格着实不便宜,但将自己喜欢的物件收入囊中绝对是一种满足,价格已被忽略不计了。

图片 44

图片 45

周公馆

古董花园

图片 46

图片 47

思南路街景

古董花园

总得讲来,如果愿意细细游览,总会在熙熙攘攘中找到一片安静之地,老上海的气息就在这些角落悄然氤氲,一直传承,静静地站上片刻,浮躁沉寂,才感觉自己不会迷失在庞大而迷幻的魔都之中,才感觉《繁花》中的日常有了些许真实。

图片 48

古董花园

咖啡馆里的布置、摆设能够让人原本浮躁的心情平静下来,特别是二楼唯一的阳台位,可以品着香茗和新鲜烘培的饼干,静心欣赏这条底蕴浓厚的思南路和来往的路人,感受阳光和细雨,感受夜幕降临和华灯初上。如果坐在室内,则被那些沉淀着年代和岁月的各式家具包围着,形成一个个别致的小天地,仿佛时光倒流,老上海的味道就弥漫在这小小的空间里。

图片 49

古董花园

图片 50

古董花园

图片 51

古董花园

图片 52

古董花园

两层洋房旁有个小小的院子,夹杂错落着有年代特色的摆设和设计。醒目的“公用电话”牌,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还没有私家电话的日子,传呼电话的老太太对你约会活动的点点滴滴都了如指掌;还有铸铁的、原木的各色桌椅,竟然和谐地在这个院子里共存着;泛着晕黄亮光的门灯,使这个空间流淌着温暖的氛围……

图片 53

古董花园

皋兰路

和香山路平行的一条小路,同样不长,但十分的幽静,一头的终点便是复兴公园的边门。

图片 54

皋兰路

图片 55

皋兰路

皋兰路东西走向,东到复兴公园,西至瑞金二路。原名高乃依路(RueCorneille),为1914年法租界公董局修筑,以法国诗人高乃依命名。1943年汪精卫政权接收上海法租界时改名文安路,1946年改名皋兰路。

图片 56

皋兰路

图片 57

皋兰路

图片 58

皋兰路

皋兰路沿路都是住宅区,很多名人都曾居住于此:1号是张学良旧居,一所西班牙式三层独立花园洋房,张学良在1935年12月中旬第三次到上海就住于此,不过此处现在不得入内参观;16号,原为东正教圣尼古拉斯教堂,是协隆洋行俄国建筑师亚·伊·亚龙设计,昌升营造厂承建,砖混结构,1932-1934年建造。“文革”期间被毁掉上部的圆尖顶,改为一家工厂。1999年,作了大修,修复了上部的圆尖顶。现为ashanti法国餐厅;18号则是虞洽卿故居。我站在一处洋房的晒台上远望,成片的红瓦屋顶,在阴冷的天空下依然保留着法租界特有的建筑风格。

图片 59

皋兰路

图片 60

皋兰路

南昌路

南昌路很窄,只有14米到15米;它东起重庆南路,西至襄阳南路,全长也不过1.7公里左右。旧时,这里分成两条路,陶而斐司路(RouteDollfus)和环龙路(RouteVallon)。

图片 61

南昌路

图片 62

南昌路

图片 63

南昌路

陶而斐司路,是今天的南昌路东端重庆南路与雁荡路之间的一小段。而环龙路,则是今天雁荡路以西的南昌路大部分路段,“Vallon”则是法国飞行员的名字,他为了避免飞机坠落在上海上空而“以身殉职”。1943年,汪伪政权接收法租界,将两条路统一以江西省会南昌改名为南昌路。

图片 64

南昌路

图片 65

南昌路

因为和上海的多条具有气质的马路相交,因而,南昌路也十分有老上海的优雅的,各种建筑式样繁多,大都是小规模形形色色的独体建筑;而且,这里的历史底蕴深厚,深厚得仿佛有一种历史的迷雾阻挡不住地从幢幢老建筑里渗透开来,随处可见历史,随处可见故事。南昌路47号的科学会堂原来是“法国学堂”,主要接收法国侨民为主的外籍侨民子女,所以,老上海又叫它“法童学校”。如今从左上图看,依然带有浓郁的法国风格,灰色立面的墙体,以及欧式窗的设计里透着浓郁的法国风情,只是这里已是一家法式餐厅了。

图片 66

南昌路

来到南昌路茂名路口,就不得不提南昌大楼,原名“阿斯特屈来特公寓”(英语:AstridApartments),因为在环龙路上,所以又称“环龙公寓”。1933年建成的这栋8层楼公寓的最大特点,就是保姆楼和公寓楼是分开的,当时也因此被称为“等级森严”,这在整个上海滩也是独一无二的。在它V字型大楼后面,是专门为佣人建造的四层楼低矮的工房。在南昌大楼的每个厨房里,都会有电铃的设计,从这里可以和住在后面的“佣人”联系,随叫随到。保姆楼里终日没有阳光,每个房间都是标准的七个平方,底楼原来就是汽车库。

图片 67

南昌路

南昌路上随处可见一些极有味道的细节设计,奇怪的是,大约是受了整条街浓郁的法国文化的熏染,连如今偶一冒出的小设计都透着明显的欧洲风情。

图片 68

南昌路

南昌路上名人居所也是多得数不清,林风眠、徐志摩和陆小曼、叶露茜和赵丹、蓝苹和唐纳、傅雷、巴金……真的是名人荟萃啊!如今的南昌路茂名路口还竖起了一尊泰戈尔的铜像,是2010年5月30日,印度总统访华时赠送给上海人民的,之所以放在此处,就是因为1929年泰戈尔访沪曾暂居徐志摩家。然而有意思的是,据史实记载,当时徐志摩和陆小曼早已离开了南昌路上的这处旧居搬去了四明邨,所以泰戈尔其实并没有在南昌路居住过。

图片 69

南昌路

图片 70

南昌路

图片 71

南昌路

在南昌路雁荡路附近,有一处咖啡吧也是名声在外的,那就是“Lost&Found”。昏暗的灯光,安静舒适的环境,还有很多精心挑选的书籍,喝一杯咖啡,品一款特色蛋糕,在这里打发下午的悠闲时光,是十分惬意的。底层还有日式风格的陶艺、瓷器,可以细细看,心也就慢慢地沉了下来。喜欢底楼临街的位置,隔着大大的落地窗,看着南昌路上偶人经过的行人,感觉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

图片 72

南昌路

思南公馆

原本这里是一片欧式洋房的民宅,如今被置换出来后建起了思南公馆,是一处透着浓浓欧式风情的休闲地。至于时间,你可以匆匆而过,大约30分钟就可以走完,你也可以由着性子在那里慢慢地喝咖啡,消磨时光,那样的话一天也不奇怪。

图片 73

思南公馆

图片 74

思南公馆

思南公馆据说是上海市中心唯一一个以保留成片花园洋房建起的休闲场所。坐拥51栋历史悠久的花园洋房,同时汇聚了独立式花园洋房、联立式花园洋房、带内院独立式花园洋房、联排式建筑、外廊式建筑、新式里弄、花园里弄、现代公寓等多种建筑样式,是上海近代居住类建筑的集中地,游走在思南公馆,如同身处风情万种的历史建筑群。

图片 75

思南公馆

图片 76

思南公馆

思南公馆里各式的餐饮、咖吧都有,从极简的Costa、香啡缤,到极尽奢华的慧公馆、思南公馆酒店的法式餐厅等,游走在这里,可以享受不同的美味,也能满足你各式的虚荣心、文艺范。我是极喜欢这里各式的建筑的,走在那里,甚至会产生是在欧洲的错觉。右下图原本是一所小学,如今也俨然改头换面了。

图片 77

思南公馆

图片 78

思南公馆

图片 79

思南公馆

图片 80

思南公馆

图片 81

思南公馆

图片 82

思南公馆

特意拍了这样一组照片,极喜欢思南公馆外墙的立面,看似略显粗糙的颗粒感,夹杂着深浅不一的色彩,镶嵌上红色的百叶木窗,墙角是铸铁的室外墙灯,反倒显出独特的优雅和细腻。

图片 83

思南公馆

上海周公馆

上海周公馆,即中国共产党代表团驻沪办事处旧址,位于在上海思南路73号、71号。周一、周四不开放。

图片 84

上海周公馆

编辑: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 本文来源:一曲终了

关键词: